“双碳”新机遇 “风光”向未来

鸟瞰织篢农场,一排排光伏面板随地势铺开。南方日报记者 石磊 见习记者 张令 摄

走进阳江阳西县织篢农场,一排排光伏面板正源源不断地将太阳能转化为电能。光伏面板下种植着火龙果树,还有几只羊在悠闲地吃草。

位于织篢农场的光伏电站是广东能源集团开发的第一个地面大型集中式光伏电站,项目采用农光互补新型模式,不仅有效解决了东部地区因长期土地资源紧张而导致的项目选址问题,还通过利用光伏板下面的土地种植蔬果、饲养家禽等,形成上有光伏、下有农业种植养殖的立体模式。自2016年并网至今,该电站已实现累计上网电量5.7亿千瓦时。

“此前,光伏项目多是屋顶光伏,装机容量不大,基本只能自发自用,余电上网。”广东能源集团电力开发有限公司总经理助理兼市场开发总监朱小文告诉记者,从2010年开工建设大学城光伏发电项目开始,能源集团拉开了广东省内规模化开发建设运营光伏电站的序幕,10多年来,朱小文见证了从分散式光伏项目到大型集中地面电站,再到现在农光互补、渔光互补、牧光互补等各种综合型电站,光伏技术实现了质的飞越,迈过了平价上网门槛,在广东实现了“遍地开花”。如今,开发公司在广东省内的光伏装机规模已经达到了约2GW。

光伏的发展是这10年来绿色能源实现跨越式发展的生动体现。在当下的广东,从沿海到山区,一排排光伏板、一台台风机、一座座水电站,正源源不断地送出清洁电力。

“我见证了大学城项目第一块光伏板安装。当时单瓦建设成本高达25元/Wp,光伏组件采用了当时主流的72P多晶硅单面发电组件,组件转化效率只有14.4%。”朱小文回忆起2010年刚开始开发建设光伏项目时的场景。

粤电广州大学城光伏发电项目是国家第一批的金太阳示范项目。“金太阳示范工程”如今已成为历史名词,这是国家2009年开始实施的政策,纳入该项目后,原则上按光伏发电系统及其配套输配电工程总投资的50%给予补助,偏远无电地区的独立光伏发电系统按总投资的70%给予补助,在光伏产业发展之初大力推动了光伏产业技术进步和规模化发展。

“开始是靠补贴驱动,然后每年逐渐退补,企业的动力是必须要把成本降下来,厂家间你追我赶,技术一直在进步。”中国能建科技处副处长王小博告诉记者,随着光伏产业链搭建,逐渐形成良性循环,技术创新也百花齐放。到2019年,电池技术刷新了效率纪录,组件功率大幅提升,光伏产业得以走上平价之路。

“在技术创新驱动下,光伏每度电成本已降到10年前的30%以下。”王小博介绍,2019年起,越来越多光伏平价项目开工,光伏已走完了平价前的“最后一公里”。

除了光伏,陆上风电也摆脱了补贴限制,光热、储能、氢能等虽短期内不具备经济性,但也逐渐步入了降本的快车道。我国提出,2030年将达到碳排放峰值,2060年实现碳中和。为实现这一目标,“十四五”期间中国新能源新增装机预期较“十三五”期间增长50%以上,风电和太阳能发电量将实现翻番,持续提升我国能源供应保障能力。

追风逐日,绿色已经逐渐成为广东高质量发展的底色。2010年广东可再生能源装机仅有659.2万千瓦,而截至2020年底已达到了3298万千瓦,10年时间翻了5倍。作为全国首批低碳试点省份,“十四五”时期,广东还将以更大力度推进绿色能源发展,构建以新能源为主体的新型电力系统,推动实现碳达峰目标。

“过去10年,光伏发电技术和成本取得了重大突破,在全球光伏产业链中,中国已牢牢占据龙头地位,且未来成本还将持续下降。站在碳中和角度看,到2030年全球新增装机需达到1500—2000GW,才能对全球能源转型形成有效支撑。”隆基绿能中国区总裁刘玉玺认为,在“双碳”目标背景下,光伏将逐渐成为能源转型的主力军之一,未来市场潜力巨大。

石化行业是我国高耗能高排放典型行业之一,碳减排对于石化行业来说是一项现实且紧迫的任务。广州石化建厂40多年来,曾备受“谈石化色变”困扰,“让石化企业搬出城市”的声音也不断出现。

搬迁只是在转移问题,无法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关键还是要实现绿色转型。广州石化大力推动绿色转型,在中石化全国所有工厂首家实现动力锅炉“超洁净排放”,热电站全部锅炉燃煤机组烟气排放指标领先全国,做到“烧煤跟烧天然气一样干净”,成为地方和行业的一个标杆。

“现在,在厂区观测池,放养在排放水中的锦鲤生长良好,而且还吸引了鸟类来这里栖息。”广州石化水务部操作员吴文越说。“大烟囱已经很多年不冒烟了,空气里也没有异味了。”住在广州石化厂区附近的“老黄埔”孙奶奶也对周围的变化感受颇深。

广州石化还打造了氢燃料电池供氢中心。这是粤港澳大湾区首个高纯氢生产基地,年产量为1500吨。自2020年底投产以来,已经累计为1300多辆管束车充装高纯氢,助力广东氢能产业蓬勃发展。

9月6日,湛江东海岛,巴斯夫(广东)一体化基地首套装置正式投产。其中值得注意的是,投产的首套装置采用了100%可再生能源电力。

这是巴斯夫减碳行动的重要举措。去年6月,巴斯夫与华润集团在广东电力交易中心完成了广东省首笔可再生能源交易,交易量达245万千瓦时;今年3月,巴斯夫又与国家电投签订了为期25年的可再生能源合作框架协议;5月,巴斯夫与博枫在广东省可再生能源交易规则下,签署了一份为期25年的固定价格可再生能源电力采购协议,这是中国可再生能源电力交易市场上首个固定价格的长期交易协议。

巴斯夫全球高级副总裁、中国新一体化基地负责人及巴斯夫一体化基地(广东)有限公司总经理林汉平说,巴斯夫致力于将湛江一体化基地打造成为可持续生产的典范,“公司提出了到2025年为整个湛江一体化基地提供100%可再生能源电力的目标,这是巴斯夫实现气候中和目标的重要举措,也将为中国碳减排目标作贡献”。

如今,碳达峰、碳中和“1+N”政策体系已经建立;可再生能源发电装机规模已突破11亿千瓦,稳居世界第一;启动全国碳市场……“双碳”目标提出两年来,各项任务扎实推进,实现了良好开局。

“双碳”是压力,也是机遇。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工程院原副院长,国家能源咨询专家委员会副主任杜祥琬认为:“‘双碳’带来的不仅是一场能源革命,更是新一轮产业变革,把握了‘双碳’机遇就把握了下一步的发展权。”

围绕“双碳”目标,广东逐步完善政策体系。去年12月,广东明确到2035年率先建成绿色低碳循环发展经济体系;今年印发推进碳达峰碳中和的具体实施意见,提出确保如期实现碳达峰、碳中和;此后,能源等细分领域实施方案也相继出台,逐步构建的“1+n”政策体系,为广东产业的绿色发展勾勒出新框架。在这一框架中,绿色能源正成为构建新业态的媒介。

从阳江市阳西青洲岛海洋牧场的人工鱼礁区向远处望,会看到大片风车耸立,风电场在蔚蓝的海面上蔚为壮观。“海洋牧场与风电融合发展是一大特色。”阳西县农业农村局副局长李学光介绍,青洲岛海洋牧场在设计之初就考虑了风电的促进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