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锈钢板充气后竟成少女的眼眸 杨冬白个展“玩”转雕塑

“玩·物——杨冬白作品展” 近日在上海油画雕塑院美术馆举办,展览展出杨冬白的雕塑作品60余件,其中新作《静目》、《天风吹拂》系列、《晨烟暮霭》系列首次与观众见面。除雕塑作品外,还有他近些年来在世界各地采风并创作摄影作品《转山》系列以及上世纪90年代初期的实验性水墨等30余件。

杨冬白的雕塑题材涉猎广泛、雕塑风格千变万化,从山水到人体,从琉璃到金属,从雕塑到摄影,从传统到当代,他不断挑战各种物质的物理属性,徘徊在雕塑的边缘地带,全身心地投入进行各种尝试与创新。展览名为“玩·物”,并不是说艺术是“玩”出来的,杨冬白解释,艺术做到一定年龄,要达到一种很轻松的状态,形态、思维方式老辣,不会纠结于很多小的细节。评论家李向阳说,杨冬白恃才傲“物”,不断挑战物质的物理属性,追问物体的行动轨迹,奔波在雕塑的边缘地带,寻找着突围的各种路径。每一回个展,杨冬白都能带来有点新说法的材质,从早先供养烟云的琉璃山水,到把崇山峻岭的巍峨融化在铝板上,再到今日为琢磨不定的不锈钢板充气,塑形成为少女曼妙的身材,其实大都是他对雕塑的新理解转成为成熟的技法尝试。一群萌娃的充气不锈钢画符垂挂于展厅入口处,可以由观众牵拉蹦跶,气氛热热闹闹,这在今年早先举办的《过年》展中已经露过面;转至二楼,杨冬白又用同样手法、不锈钢材质塑形出各式人物的双眼,在冷暖二色的分界线,几十双炯炯有神的眼睛齐刷刷地和观众们对望。

杨冬白对于材料很敏感,他最新创作的《晨烟暮霭》系列是用漆画在铝板上,《天风吹拂》系列则是用不锈钢“吹”出来的,尽管所用材料极富现代工业意味,作品形态却充满了传统文化气息。“我在作品中思考山水精神是什么,我的好奇心很强,用某种材料表现很有趣,但很快又有另外一种有趣的材料吸引了我。因为尝试得太多,早期也有过困惑,但到一定程度后,也觉得自己有能量可以把它们圆起来,把一种材料各种可能的表现都做足。”此次展览中就对铝材料有充分的探索,比如用丙烯涂抹的铝板山水,在不同光线下表现出冷暖相间的变化,充满灵动感、轻松感,这是铝材所特有的表现。

杨冬白表示,雕塑最怕“像”别人,很多雕塑作品的图示往往都有前人和经典的影子,艺术尽管需要有传承,但构成的主要部分还是自己的面貌。艺术要摒弃挪用,做得不好没关系,一定要是自己的东西,这是最重要的。当下雕塑缺乏的是独创性和唯一性。

自2014年底起,上海油画雕塑院建立了由两年一度的油画学术系列展或雕塑学术系列展构成的学术发展格局。并已先后举办了3次雕塑学术系列展和2次油画学术系列展,油画雕塑院的创作人员有机会定期以个展或群展的形式展示其学术研究与最新创作。(新民晚报记者 乐梦融)